美国对伊朗双重“极限施压”(环球热点)

  2019年4月30日,伊朗士兵在霍尔木兹海峡巡逻。
  艾哈迈德・哈拉比萨斯摄(新华社发)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在6月7日实施的新制裁瞄准了伊朗的石油化工行业。制裁以波斯湾石化工业公司为目标,美方称其为伊斯兰革命卫队的经济部门提供财政支持。

  美财政部还标明了该公司的39个子公司和外国销售代理商。美方指出,该公司和它的子公司控制着伊朗40%的石油化工产能,并负责伊朗50%的石化产品出口。

  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称,此次制裁是对伊朗经济进行大范围打击的最新措施,此举将有助于令伊斯兰革命卫队的资金枯竭。

  

  出尔反尔 缓兵之计

  6月初,白宫一改伊朗的强硬态度。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6月2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称,特朗普政府愿意与伊朗进行“不预设条件”的会谈,此举可能有助于缓解华盛顿与德黑兰之间的紧张关系。

  6月5日,路透社报道,特朗普提及伊朗,称“有机会在领导层不变的情况下成为一个伟大国家。我们不寻求政权更迭。我想明确表达这一点。我们寻求的是没有核武器”。特朗普还表示,他已准备好与伊朗总统鲁哈尼进行对话。

  出于谨慎,伊朗依然处于观望之中。有消息称,鲁哈尼的姿态相对温和,他曾表示,如果美国对伊朗表现出尊重并解除制裁,伊朗可能会愿意谈判。

  但仅仅两天后,美国便出尔反尔。6月7日,路透社报道,美国公布对伊制裁新措施,将目标瞄准伊朗的“钱袋子”。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此事似乎早有预料。美联社报道,哈梅内伊之前曾回应美方此次的“谈判”提议。他表示,德黑兰不会被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谈判提议“欺骗”。伊朗将继续抵制来自美国的经济和政治压力,抵制虽然有代价的,但向敌人投降的代价更高。他还敦促伊朗官员不要关注美国的谈判提议。

  法新社6月8日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在一份声明中称,“只需要一个星期,美国总统说他已经准备好与伊朗进行谈判的说法就被证明是空话了。”

  美国似乎将这种出尔反尔当成了一种策略。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指出,美国决定对伊朗石化企业进行制裁,是美国对伊朗“军事遏制”和“经济制裁”双重“极限施压”政策的组成部分,其最终目的是颠覆伊朗政治制度,实现政权更迭。在此背景下,美国的“缓和”与“谈判”往往只是缓兵之计。

  悬剑于顶 中东不宁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李伟建表示,推翻奥巴马时期的伊核协议是特朗普政府的原定计划,这也是美国对伊朗采取“极限施压”的直接原因。但特朗普显然没有料到欧洲等国强烈反对的态度,已经有点恼羞成怒,希望通过更强硬的措施逼迫伊朗就范。

  就中东局势而言,“制造”一个强硬的、时刻威胁地区安全的伊朗更符合美国利益。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之前曾表示,伊朗涉嫌在阿联酋附近海域袭击油轮,此举意在提高油价。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则声称,伊朗“几乎肯定”是5月中旬4艘商船遭破坏事件的幕后黑手,遇袭商船中包括两艘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油轮。

  李伟建说:“实际上,美伊拉锯是美国刻意所为,美方将伊朗当作一张关键牌,试图影响整个地区局势。”

  伊朗被美国塑造成悬在中东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李伟建指出,美国一直想成立阿拉伯版北约,伊朗是美国为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树立的假想敌。只有夸大伊朗威胁,美国才有插手中东局势的借口,才能借机进行武器售卖。此外,特朗普政府支持的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成功连任,美国试图通过炒热伊朗问题,转移中东焦点,为内塔尼亚胡的组阁和自己所谓“世纪交易”的达成创造空间。

  就美国国内而言,2020年选战已经打响。李伟建指出,对伊的强硬态度是特朗普的竞选招牌之一,这有利于他拉拢国内犹太裔和强硬派基督教选民。

  伊无退路 紧张加剧

  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在其季度报告中说,对伊朗核计划的核心限制内容得到了遵守。德黑兰不论在铀浓缩水平还是在浓缩铀及重水的库存方面都没有超出限制。与2月份的报告结果相比,伊朗的重水库存基本保持不变,浓缩铀库存增加约6%。

  专家分析称,虽然华盛顿与德黑兰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但德黑兰保持了克制。

  美国的做法正在激怒伊朗。之前,在纪念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缔造者大阿亚图拉鲁霍拉・霍梅尼逝世30周年的一场仪式上,哈梅内伊曾声称,“关于导弹计划,他们知道我们已达到具备威慑力和稳定性的阶段。他们想剥夺我们这一成就,但他们永远都不会成功。”

  外媒称,尽管美国退出,但德黑兰方面依然表示,它仍打算遵守核协议。然而,它同时威胁说,如果核协议的其他签署国没有找到保护伊朗免受美国制裁的方法,德黑兰将提高铀浓缩水平。这被外界视为伊朗为分散疏解美国压力转而向欧盟施压。但分析认为,面对美国的强硬,很难指望欧盟对此有大的作为。

(责编:岳弘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